首页 理财 > 正文

当前的在线教育是否被资本市场高估?是否存在泡沫?

疫情的催化让在线教育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今年以来,多家教培机构获得融资,猿辅导在8月底融资12亿,融资完成后,估值达到130亿美元。在资本市场,在线教育概念股获得了极高的估值,其中,跟谁学市盈率达到600多倍,网易有道、51talk股价翻番。

如今,国内线下教学全面恢复,线上教学迎来了第一次“教学成果大考”。面对机遇期,互联网教育公司交出了怎样的成绩单?当前的在线教育是否被资本市场高估?是否存在泡沫?

近日北京新东方优能中学部总监、东方优播网络科技公司CEO朱宇(小狼)接受了蓝鲸教育的深度专访。

在东方优播CEO朱宇看来,互联网教育公司在疫情期间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他给互联网教育在过去5年的整体表现打90分,同时认为其在疫情期的表现要低于90分。那些失去的分数扣在了“互联网人的傲慢上”,以及“线上【轻】的教学服务模式,远远不如从互联网进化而来的较【重】的模式所带来的效果”。

对于在线教育是否存在泡沫,朱宇认为,如果市场认为在线教育最后会成为统一集中的市场,在这点上是高估了;但是对教培行业本身的潜力,又低估了。

在《新东方“小狼”:“教培+互联网”,在四大矛盾之间寻找共存模式》中,朱宇提到互联网+教育,更符合教育的属性,而不是互联网属性;互联网教育行业的烧钱战短期之内不会停息;互联网教育的模式会越来越重。

本文就具体问题,以对话的形式将“小狼”对于在线教育的深度理解进行呈现。

本文观点提要:

1. 互联网教育在过去5年的整体表现可以打90分,那10分扣在了互联网人的傲慢上;疫情期间的表现不如过去5年。

2. 资本市场高估了“在线教育会成为统一集中市场”这一设想,但又低估了教培行业本身的潜力。

3. 互联网教育市场至少可以再造10个“新东方、好未来”。

4. 教培行业大格局已定,线上线下混学基本常态化,但并不是说线上把线下颠覆了。

5. 线上教育在过去几年时间里没有很好地关注“结果达成”,错失了最好的窗口期。

6. 教育普惠最大难点在于实现老师对学生的言传身教。

疫情期的表现不如过去5年

蓝鲸教育:回顾互联网教育在过去5年的整体表现,你会打多少分?为什么?

朱宇:我会打90分。因为我看到,当大量的资本、大量的人才,进入到互联网教育之后,这个行业确实发生了很多可喜的变化。

过去40年,教培行业一直处于缺少资本和人才的状态,是在一个很小的圈子里自嗨。当更优秀的人才进入领域之后,互联网教育在各种方面的研究都有了很大的进步,甚至能够补上新东方前20年欠缺的一些研究和积累。这对整个行业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蓝鲸教育:剩下的10分扣在了哪里?

朱宇:那10分扣在了互联网人的傲慢上。互联网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集中了中国最优秀的人才,但他们忽视了教学行业本身的特性,也不太听得进去从事教育行业几年甚至十几年的人的观点和想法。所以虽然互联网教育发展的速度很快,但其实弯路也没少走,烧的钱也很多。

蓝鲸教育:疫情期间,对于在线教育机构的整体表现,你又会打多少分?

朱宇:坦白说,疫情期间的打分没有过去5年的高。最核心的原因在于,互联网其他行业的模式很“轻”,就很容易在面对疫情时,收割最大的市场。但互联网教育疫情期要体现好的效果,模式就得很“重”。而你一旦“重”的话,对人才的需求量就会很高,无论是辅导老师还是小班老师。这种情况下,如果多来些学生,你就要多配相应的人,但你又没有那么多人。这个时候就只有两种方式了,要么不收那些学生,那么硬着头皮收,就只能用一些录播课、大班直播课的方式,去给这些学生上课。但这个体验下来的效果一定是远远不如,现在互联网进化出来的、相对比较重的教学服务的效果好。

在线教育,“高估了,也低估了”

蓝鲸教育:上半年,不少在线教育公司试图以投入换增长,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去开拓市场,“烧钱”模式对在线教育是否奏效?还会持续多久?

朱宇:持续到多久我不知道,但我觉得至少在两年之内还会继续烧。因为大家都不烧的时候,就是成本最低的时候,这是个典型的囚徒困境。就比如学而思也知道,烧钱真的很困难很麻烦,但是一旦他不烧钱,猿辅导的成本会大幅下降,这对猿辅导就很有利。所以就会导致大家在短期内根本不敢停止烧钱。

蓝鲸教育:上半年有多家教培机构得到了融资,猿辅导、作业帮融资,跟谁学、网易有道、51talk等股价翻番,当前的在线教育是否被资本市场高估?是否存在泡沫?

朱宇:如果资本市场认为这个行业最后会成为统一集中的市场,这点是高估了。但是对教培行业本身的潜力,我觉得是低估了。

一方面,它的集中性、利润性、通过烧钱来迅速结束战斗的时效性,是被大家高估。它会导致接下来互联网教育市场会剧烈波动。这种状态是我们任何一个从业人员都不愿意看到的。

另一方面,大家对教培行业线上线下总的市场规模低估了。大家可能认为市场每年只有在百分之十几到百分之二十的增长速度,但实际上大家低估了中国的整体社会经济水平的发展。我国现在人均GDP已经突破1万美元了。再过3~4年的时间,估计名义GDP会突破1.5万美元,这已经是高等收入的发达国家状态。这样的状态下,家庭在教育方面的支出比例会越来越高,它会产生叠加增长的效应。

除此以外还有一个原因,我们国家是1999年开始大学扩招。到了今天,进入大学的人数越来越多。大家就会产生一种想法,读大学越来越容易了,是不是教培行业就没有那么多人愿意去学和做了?我觉得大家想错了。读大学看起来越来越容易了,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教培行业的发展反而越来越大,所以它和读大学容易不容易没关系,因为资源永远是有差距的,就比如读清华北大和读专科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更重要的是国家在1999年开始大学扩招,到现在的入学人数翻了10倍。这代表着,在高速扩招的那几年,父母读大学的很少,甚至读高中的都很少,孩子基本上比自己父母的学历要高。再往后,这一波大学生的孩子就不一定有他们父母的学历高了。

这个时候,如果家长是本科毕业的,一般不太能接受自己的孩子是本科以下的,那就说明家长在早期对孩子的投入就会进一步加大。

现在我们来算算,99年第一年大学扩招的这一波家长的孩子现在大概在11岁上下,还在读小学,或者是刚升入初中,随着这部分的孩子越来越多地升入初中高中,学生的竞争态势会进一步加剧。

从这个角度而言,教培总的市场体量可能被大家低估了。

从上述两个方面综合考虑,我个人认为,在教育领域的投入仍然都是值得的,至少有5000亿的市场空间,但要以更科学更理性更客观的方式来投入,否则就会导致估值的暴增暴减,而暴增暴减的现象对行业和企业一定是不利的。

教培行业大格局确实出现了

蓝鲸教育:你在今年3月份提到,“疫情下的全民试课,很快就能看到在线教育的局面和格局,很快就能看到天花板”,如今是否仍然坚持这个观点?

朱宇:我说的格局指的是包括线上和线下在内的大格局,现在确实出现了。

就线下机构而言,特别是一二线城市,也都在做OMO,也都要做线上。

对于学生而言,线上线下混学基本常态化了,但并不是说线上把线下颠覆了。我们现在就统计结果来看,线下课的学生百分之五六十都在以某种形式也在上互联网课,而在互联网正价课的学生百分之七八十也都在以某种形式参加线下的课外辅导课,这个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巨变。

这会使得家长和培训机构都越来越明白,原来线上和线下授课各有优势,也各有劣势。数据显示,8岁以下的孩子占线上课的比例是最高的。这部分孩子的家长觉得线上老师讲得还不错的,我孩子就听线上大班老师的课,跟着一起学。年龄越往上反而占比越低,因为越往上走越追求效果,追求成绩的提升。这种情况下,家长对线上机构的态度就越来越冷漠。

另外,天花板开始呈现出来了,线上教学通过烧钱打广告的方式获客已经到顶了,这就会出现两个现象,一是你没有办法再依靠那种空白市场的红利来推动自己的发展,而是必须要满足消费者的长期需求。所以现在互联网教育公司都在变得越来越重,这种越来越重的模式会成为后续的一个分化点。最后谁的市场份额比较高,就看谁能够重而且有效果。目前已经有苗头了,几家头部的大公司,增速都在放缓,从百分之两三百的增速落到现80~100%,可能再往下走会落到50%左右。

第二个现象是,在互联网上砸钱获客有一定的局限性,没有办法获得所有的学生。我统计东方优播的学生数据时发现,大概15~20%的学生上过其他互联网公司的免费班或者专家课,我很好奇,因为我觉得疫情期间这个比例应该很高才对,但实际上最高才到20%。

为什么是这样子?我问家长,难道你没有看到那些广告吗?他说,看到了。我说,看到广告了,为什么没有尝试呢?他说,虽然我看到广告了,但我对它不感兴趣,也不想尝试。

我突然明白了一点,我会去点开每一家互联网教育公司的广告,是因为我在这个行业工作。但对于不那么信任,也不那么关心别家机构的家长而言,可能看到广告也不会点开。就好比说,现在有人在我的朋友圈里推一些其他互联网产品的广告,我不信任或者没兴趣就不会点开。

另一方面,线下其实会比线上的营销更有效一些,因为你和家长面对面交谈,信任感会更强一些,说服力也会变得更强一些。所以有时候线下的推广能够深入到某个城市,跟家长接触后去传递的信息可能会更密集更有效。

所以互联网公司现在也都在纷纷尝试线下获客的方式,大家虽然嘴上没有说,但都在这么干,而且是在去悄悄地大力地干。

所以现在局势的清楚就在于,疫情期间,大家沉淀下来反思到了——以前所想象的,纯互联网很轻的模式通吃天下的结论已经被判死刑了,因为如果这个想象成立,就应该已经是彻底的一家独大,甚至线下都被颠覆了,但实际情况远非如此。

蓝鲸教育:在这种情况下,在线教育是否能够再造一个“新东方、好未来”?

朱宇:至少可以再造10个。目前新东方的年收入是200多亿,好未来也是200多亿。试想如果有10家互联网教育公司,来分5000亿的市场,每家都能分到500亿,而且我觉得那5000亿的市场规模还是保守估计的。那么这10家都是“新东方、好未来”。

在线教育将越来越重视“结果达成”

蓝鲸教育:你曾表示,疫情期间,在线教育免费课最终带来的留存率为1%-5%,这是否意味着,接下来,在线教育将迎来冷却期、线下的教育迎来反弹或爆发期?

朱宇:我们从小格局来看,全国各地的秋季线下都在反弹,虽然不是爆发式的反弹,但比疫情期间的春季要好很多,而且比去年同期的秋季也好不少。

现在各个学校马上到了月考或者是测试的时间,单独上互联网课的那些学生家长会发现,孩子的成绩确实不如之前线下学习的效果好。所以这也向越来越多的家长透露了一个信息,单独学线上会有问题,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线下。家长把这些信息不断地透露出来,反馈到互联网教育公司那里,也会使他们不断地重视结果达成这件事。

这里补充一点,并不是用户阻碍了线上教育的发展,而是线上教育在过去几年时间里没有很好地关注“结果达成”,互联网人在某种程度上的傲慢,忽视了行业的特殊性和复杂性,从而导致现在错失了最好的窗口期。

蓝鲸教育:当前,在线教育大班模式收到广泛关注,比如主打大班课的跟谁学,股价一路疯涨。在线大班课解决了哪些核心问题?

朱宇:跟谁学之前一路疯涨的原因是,投资人认为跟谁学有自己很特殊的获客渠道,它的获客成本比别人要低很多。像其他机构一年投入几十亿,才能够有很多学生和影响力。但跟谁学,不需要花多少钱就有学生。这是投资人对跟谁学最大的一个认可。

但是现在跟谁学也遭遇了一些投资人的质疑。质疑的点在哪里?上个季度的财报,跟谁学花了12个亿做营销,营销的费用增长远远超过了收入的增长,这就直接导致投资人在想,是不是跟谁学自有渠道的学生也吃紧了,之后也要跟大家一起竞争了,成本就不可避免地和大家都一样了。

跟谁学一路疯涨到140美元,又跌到了80,现在又在100上下波动,就是因为投资人意见不一样了,有一部分投资人会认为,财报已经凸显出来跟谁学在之后可能会和其他机构一样。

归结起来,在线大班课满足了家长和学生对优质教学资源的需求。

家长在教培行业会有四次消费升级。第一次消费升级,大概是在2000年左右,在北京的线下,很多家长都在追大班名师资源。那时候追求的是优质教育资源。那时如果一个老师讲的课足够好,老师讲的一些方法和技巧也比较有用,能让学生有兴趣,就会广受追捧。

第二次消费升级,是在2010年前后,家长追求优质的教学服务资源。

第三次消费升级在2017年、2018年,家长追求优质的教学资源。

现在互联网大班课受追捧,确实由于经济收入、地理位置等,很多学生没有办法去上线下优质的课程。在互联网上,价格适中又不受距离的限制,能够满足这部分需求了。

但是我们也知道消费者的需求永远都在升级,而现在的互联网大班其实首先解决的是第一层次的需求,家长需要有好老师来给孩子讲课。

教育普惠,言传身教是最大难点

蓝鲸教育:站在教育普惠的角度,5G的基建需要更加密集地铺设,在线教育是否会因此出现不平衡加剧的问题?

朱宇:首先可以明确的是,不用担心铺设成本的问题,你想想,水电煤气等这些铺设管道的成本也很高,但它变成通用普惠的社会性物质之后,这个成本会平摊给所有人,而不是让有钱人更有优势。这一点上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然后我们需要把“教育资源”的定义和概念弄明白。教育资源包含四个层面:教师资源、教学资源、服务资源,当然还有理念资源。

我们要看看是哪些东西能够促进教育资源平衡?实际上4G信息最核心的还是来自于可以被数据化的内容,被数据化的产品,它能够实现更好的传递,实现这种资源的平衡。所以单纯授课知识的传递,或者是某些理念的传递,是比较容易通过新技术、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数字化的教学来进行传播的。

最大的麻烦在哪里?在于老师对学生的言传身教。真正的教育不仅仅是知识的传递,而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影响。这就需要教师和学生有更多的沟通交流。

AI技术能不能有可能真的替代老师去和学生进行沟通交流?这个难度会很高,但如果让我畅想的话,这是我畅想的一个方向。我们通过AI技术,很好地把人的素质复刻下来,然后它就可以陪伴学生,可以随时指导和引导学生,可以给孩子提供很多帮助和支持。把优秀老师和学生互动的这种资源,有机会真的能把它数字化,然后传递给更多的人,这样才能够达成教育最根本的作用,才能够从根本性的解决教育资源不平衡的问题。